林CH

【all铁 】Kiss!Kiss!Kiss!

谢谢你tony! We all love you 😘

尤浪:

 
由于手机坏了不得不迟到的圣诞贺文。
 
Summary:复仇者们(仅仅为了有趣)决定遵守有关檞寄生的传统,而对传说毫不感兴趣的Tony错过了这次表决。
 
P.S. 1. 比较友情向(大概吧)。
        2. 很多亲亲。
        3. 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亲亲。
 
 
时间线成迷。随便看看吧。
 
 
 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
Tony睡眼迷离地走进厨房时完全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 
三个小时的睡眠,老天,拜托,他需要一杯咖啡。Tony用仅有的信念挣扎着走向咖啡机,很近了,很近了,近在眼前了,现在他只要摁下按钮就可以——
 
“早安,吾友Anthony!”
 
救命。
 
有人(或者说神)从后面搂住他,强迫他转过身,而他的视线里再也没有咖啡机了。现在他要死了。
 
“圣诞节快乐!”北欧神祗贴着他说,轰隆隆的嗓音里是纯粹的快乐,但Tony的耳朵差点聋掉,“愿汝永远安康幸福,这是来自神的祝福!”
 
被神祝福的人类发出了绝望的呻吟。他试着推开对方,可是Thor实在是一位很强壮的神,所以他只是徒劳地往坚硬的胸肌上施加压力,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。
 
“此时,”Thor继续他的演讲,仿佛把白T恤当成了莎士比亚披风,把Tony的厨房当成了阿斯加德金殿,“让神圣的檞寄生见证这次赐福。”
 
檞寄生?——这个念头在Tony的脑子里闪过,仅仅出于他作为科学家的尊严——谁允许这种迷信的寄生植物进入我家的?
 
“现在,我将吻你,Anthony。”
 
金发的神明紧紧揽着对方,他低下头,宽大的手掌抚上凡人的脸颊。Tony只觉得眼前的光突然被什么挡住,下一秒就被拉入一个深深的、深深的法式湿吻中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一般来说,一个缺失睡眠并且没有及时得到第一杯咖啡的Tony Stark绝对算不上是好脾气,实际上,他会变成一个比正常的Tony更加惹人厌的混蛋,根本没人愿意出现在他视线范围内,因为哪怕是Bruce养的小乌龟也会成为他的攻击对象。
 
不过显然,这个来自神的潮乎乎的舌吻搅乱了科学家的思路,以至于他做不出任何混蛋应有的反应,只在吻结束时气喘吁吁地瞪着对方,眼神介于暴怒和迷茫之间。
 
“一个解释,Thor。”
 
“檞寄生的古老传统,吾友。”Thor放开Tony,大方地笑道,好像刚才的亲密只是一个贴面礼,“在檞寄生下接吻的人可以得到永远的祝福。前几日装扮圣诞树时复仇者们曾相约,圣诞节在檞寄生下相遇的人必须要亲吻!”
 
Tony瞪着无辜的大个子,确信自己对这个无聊透顶的、玩笑似的约定一无所知。不过他依稀记得几天前Steve来邀请他参加某项集体活动时,自己以“忙着为新装备做测试”为由拒绝了并甩了一张卡。好吧,大概就是那天了。
 
Thor乐呵呵地从冰箱里拿了个鸡肉三明治,而Tony阴森森地盯着他。“那玩意儿在哪?”他质问。
 
对方向上指了指,Tony怀着一中绝对不好的预感抬起头,看到厨房天花板上挂满了绿色的藤状植物。
 
该死的圣诞节,该死的约定。
 
还有这该死的、该死的、该死的檞寄生!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“嗨Thor,圣诞快乐。还有铁罐儿,我打赌你现在正在脑子里咒骂纯洁可爱的檞寄生呢。”弓箭手把皱皱巴巴的睡衣往下拉了拉,好遮住他的肚子,“我的宝贝弓还好吗。”
 
Tony把视线转向Clint,后者拿小甜饼的手退缩了一秒。
 
“Thor对你做了什么?”他警惕地问,同时暼向神。
 
“吾友Clint!”Thor砰的关上微波炉,一手拿着热好的三明治。他只迈了一步就走到Clint面前,然后试图用自己的肌肉结束对方的生命。
 
“圣诞快乐!吾将赐予你永远的祝福!”他大声宣布。而Tony幸灾乐祸地看着Clint垂死挣扎,拼命摇头躲避湿答答的亲吻。
 
最后那个吻落偏了几厘米,Clint愤恨地用一种能出血的力道擦着自己的脸,而Thor(还有Tony,当然,)看上去失落又遗憾。
 
“你应该再亲一次。”Tony建议。Clint给了他一拳,不过被躲开了。“任何部位的亲吻都有效,Thor!”他捂着被亲的半边脸争取着,“这个吻足够保证我接下来每一天都是幸福的!谢谢你Thor!”
 
北欧神祗心满意足了,不过,“你们还未亲吻。”他毫不留情地指出。
 
“不!”两位人类同时叫起来,“我绝对不会和他接吻的!别想!”
 
Thor严肃地抱起手臂,看上去被冒犯了。“这可以让你们获得祝福,吾友,请不要质疑神话。”
 
Tony嘟囔着“无神论者”和“只是另一种科学”之类的话,Clint不情愿地撇撇嘴。但他们都没有反驳,因为没人受得了这座大厦里出现第二个严肃的金发大胸。
 
最终这个仪式被勉强完成了:他们亲在了自己手上,然后拍在对方身上。“间接亲吻当然也算亲吻。”两位当事人如此辩解。
 
不过Tony拍的更重一些,所以Clint又毫不示弱地回了一掌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Vision和Wanda走进厨房时,Tony和Clint已经打的不可开交了,而导致这一切的Thor正坐在餐桌边为他们加油。
 
Vision礼貌但强制地分开了两位。他把一盒小甜饼递给Clint,并把Tony拉倒咖啡机旁替他摁下了启动按钮。
 
做完这一切后,“圣诞快乐,Mr. Stark,Mr. Barton,”他彬彬有礼地说,“鉴于我们正站在檞寄生下,根据四天之前复仇者们的约定,我们应当亲吻。”
 
“不用了,我今天已经得到足够的亲吻了。”
 
“可是,”仿生命体的声音中带上了一点疑惑,“您嘱咐我要遵守人类的规定。”
 
“在檞寄生下亲吻和走门不穿墙是不一样的规定。”Tony疲惫地把手搭在咖啡机上,机器运转的声音给了他很大安慰,这个早晨太过精疲力尽了。
 
Thor无疑是个热衷于亲亲的神,他已经走过来给了Wanda一个吻手礼,而红发姑娘提起不存在的裙摆,俏皮地回了一个宫廷礼。
 
Vision看着他们,用一种探究的、学习的目光。然后他转过来,而Tony捂住了脸。
 
上帝,他真恨檞寄生。
 
“好吧,好吧,”他最后大声的叹气,伸出一只手,在心里计算着咖啡机的运转速度和剩余时间,以此来分散注意力。
 
机械有机体牵起机械学家的手,黄色披风在他弯腰时从两肩滑落一点,他停了几秒,然后轻轻地吻在那只手上。
 
咖啡完成的提示音突然响起,Tony抽回手去拿他的救命稻草,“好了,Vision,结束了,你的动作十分标准。”他飞快地评价,一边像个瘾君子似的迫不及待把杯子送到嘴边。
 
“Mr. Stark,我检测到您手上有三处疑似烧伤留下的伤口,”Vision用他惯有的、没有太大起伏的、带着一点对世界的疑惑的语气说,“我建议您——”
 
“哦得了吧,什么也别说。”Tony抵着咖啡杯含糊不清地阻止了他,Vision几乎是忧心忡忡地看了他一一眼。
 
咖啡见底的时候,每人都得到了Vision的吻手礼,两个孩子去查看冰箱库存,好制作一个圣诞采购清单。
 
离开之前,Wanda给了他们每人一个飞吻。“圣诞快乐,先生们。”她欢快地笑着,挽着Vision出门采购去了。
 
“Maximoff小姐是一位可爱的女性。”Thor宣布,“神赞美她。”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Tony留在了厨房,只为了单独享受他的第二杯晨间咖啡。昨晚(实际上,三四个小时之前)的数据在脑子里翻滚,他思考着另一种可行性。
 
他几乎把所有的注意力用在了脑内的演算上(还有一小部分用来关注咖啡机的提示音),因此当那个声音在身后响起时,他的反应堆差点承受不住。
 
“Stark。”声音的主人说,一如既往的带着阴冷的优雅,嘶嘶的像一条盘起的蛇。
 
他僵直了背转过身,Loki在离他仅仅二十公分的地方咧嘴笑了笑。
 
“Friday?”Tony心跳飞速,但他毫不退缩地紧盯对方的眼睛,那抹绿色里是令人熟悉的精明和疯狂。
 
“我让她沉睡了。Stark。”Loki似乎是乐此不疲地用那种阴森森的调子喊对方的名字。人类的咬合肌绷紧了,他愉悦地观察着。
 
“第二次造访地球,Loki,有何贵干?”事实证明,手无寸铁的Tony依旧管不住自己的嘴,“麋鹿带来了圣诞祝福吗?”
 
“我没有必要向你解释我的目的。”邪神危险地眯起眼睛。他只向前倾斜了一个很小的角度,但随之而来的压迫力让人类下意识地后退。
 
Tony已经靠上了操作台。他撑着边缘好让自己重心尽可能向后。但Loki追随着,直到湿热的气息停留在他的颈窝。
 
“檞寄生。”邪神低语,对着人类的颈侧,“我不得不遵守母亲的规定。”他的鼻尖几乎贴着对方的皮肤,凡人在若有若无的低温下不适地战栗,”你很幸运。”他恶毒地说。
 
Tony的视线从Loki的肩膀上方穿过,试图用意念呼唤队友。说真的,他是不是该在复仇者的脑子里植入芯片什么的?
 
细微的疼痛从颈侧传来。Loki在咬他。
 
“操——”Tony汗毛直立,他躲闪着,“你他妈有什么毛病?”
 
但Loki扼住他的喉咙阻止了他的逃避。神收起尖牙,绿眼睛盯着人类颈动脉上的红痕。
 
“我不会杀你的,”他不甘地保证,“即使我很想。檞寄生是你的幸运物,仅仅是因为这个。”
 
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
 
“嘘,”Loki移动食指,抵住对方的嘴唇,“现在,我将吻你,Stark。”
 
“妈的,什么?你们神怎么都这么——操!”
 
Loki在他跳动的动脉上轻轻落下了一个虚情假意的、充满威胁意味的吻,并且在Tony来的及发飙之前就明智地消失了。
 
Tony保持着被逼入绝境的姿势,看着空无一人的厨房和餐厅,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咒骂。
 
“Boss,我于十二分钟二十五秒之前被迫下线。目前检测到您肾上腺素高于正常值,一切还好吗?是否需要打给您的医疗团队?”
 
“就——静音,Friday。”
 
诅咒圣诞节,他恨这该死的、该死的、该死的檞寄生!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Natasha穿着运动背心走进厨房时,Friday正在汇报Loki和魔法波动的搜索结果。
 
“让Fury知道这件事,”Tony指挥道,“试试私人卫星,有更多结论就通知我。”
 
“怎么了?”红发女特工打开冰箱给自己倒了杯柠檬汁。她站立的方式让脊椎的凹陷更加明显,并且显然吸引了在场唯一一位男性的目光。
 
“Loki,”他敷衍地解释,从咖啡杯里抬着眼睛,欣赏面前凹凸有致的侧影,“他几分钟之前来拜访了我们,不过很快就滚蛋了。”
 
Natasha侧目送了一个迅速的打量:“你还好吗?以及,最好停止盯着我看。”
 
Tony耸了耸肩接受了这个警告,同时忽略了第一个问题。“你穿着运动背心和运动短裤,”他指出,“你的确知道现在已经十二月了吧?”
 
对方叹了口气。“是的,并且我还知道这是北半球。我之前在做体能训练,Tony,而你不能穿运动装只是因为你不够强壮。”她用批判的目光示意那件橘色毛衣,“这颜色真够糟糕的。”
 
“谁说不是呢,只不过我足够好看。”他无所谓地扬了扬眉,焦糖色的眼睛是亮晶晶的笑意和一点点幼稚的挑衅。
 
Natasha放下杯子,带着一种“我十分想揍你但我在尽力忍耐”的表情。
 
“没错,”她最终妥协道,语气里是不耐和微妙的宠爱,“你的确有资本这么说。”
 
“哦,你也一样。”Tony大方地回复,看着对方终于露出笑容,“嘿,檞寄生。”他指了指头顶,不怀好意地提醒,“不主动点儿吗,宝贝儿?”
 
Natasha的表情凝固了,她抬起了下巴,眼神带着警告。这是她受到威胁时下意识的微动作。即使她很快放松了下来,短短几秒的时间也足够让Tony退缩了。
 
“知道了:不叫你宝贝儿。”他赶在她之前开口,为了表达自己的真诚,“但至少让我吻吻你的脸吧?或者手背?哦拜托,Romanoff特工?圣诞节耶。”
 
Romanoff特工翻了个白眼,摇摇头,不过看上去不像是拒绝。
 
“如果你坚持的话,Mr. Stark。”她低语着靠近,一边悄悄抚上Tony的手,一边攀上他的领口,微微用力把他拉下来一点。
 
Tony任她摆布。
 
Natasha的眼神迷离,恍惚地在他的脸上来回扫过。那道视线像是一根羽毛,Tony只觉得心头瘙痒,他拿出了花花公子的尊严才勉强保持怡然自得的表情。
 
“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她特有的沙哑嗓音环绕着他。
 
“做你想做的。”Tony循循善诱,努力克制让自己的手待在它该在的地方。
 
于是Natasha扬起脸,而Tony配合的低下头。他等待着。
 
她轻柔地吻在了他的眼睛上。
 
“你的黑眼圈很重,亲爱的。”她贴着他喃喃道,“下次Loki出现了,最好别让我主动发现。”
 
细微的错愕不可避免地在Tony脸上闪过。“这可真像是你会做出来的。”他依旧用着黏糊糊的调情语调,但某种情绪已经消失殆尽了,“你知道,你错过了一个绝佳的机会。”
 
“错过的人是你,Tony。”Natasha从过于亲密的距离里抽身而去。她拿起那杯柠檬水,向他抛了一个与其说是勾引不如说是挑衅的眼神。
 
“圣诞快乐。”她招招手。
 
Tony回望着她。“圣诞快乐,Natasha。”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Pepper Potts在复仇者大厦的起居室里。她斜靠在沙发上,高跟鞋被甩到一边,余光捕捉到那个身影时,她扔下了Stark pad揉揉眼睛。
 
“Friday通知我你在等我,”Tony倒了两杯马提尼,在其中一杯里加了三颗橄榄,“我还以为自己幻听了。”
 
“不相信我会来看你?”她疲惫而放松地微笑着。
 
“不相信Stark工业的CEO会有空去会议室或办公室以外的地方。”Tony把那杯她钟爱的酒递过去,另一杯放在茶几上。他绕到沙发背后,为她轻轻按摩着肩膀。
 
Pepper闭上眼睛,嘴角不自觉地挂着笑意。“这或许说明了你还是有一点重要的?”
 
“我毫不怀疑。”他回答,感受她僵硬的肩膀在放松,“我可以给你放假。那是我的公司。”
 
Pepper警觉地睁开眼,她直起身子回头盯着他:“你最好别给我惹乱子,Tony,那是我在管的公司。”她重重强调了那个“我”。
 
“好啦好啦,”他双手投降,在她旁边坐下,“我可什么都没做。我今天很乖的,亲爱的。”
 
“我有预感,你刚才脑子里在考虑取消董事会圣诞节期间的一切工作行程。”Pepper用一种“你不可能骗过我”的语气说,Tony打了个寒颤。
 
“几乎每个人圣诞节都放假。”他辩解道,“我在为你着想呢。”
 
“生意和订单没有假期,Tony。”
 
“对我来说就可以。”
 
她叹了口气,“那是因为你是个混蛋,所以你让我做了CEO。”
 
“我是个混蛋。”他承认,“但是个英俊多金的混蛋,有着致命吸引力的那种。为我沉迷了吗,宝贝儿?”
 
她失笑。“闭嘴,别叫我宝贝儿。”(为什么她们都不让他叫她们宝贝儿?)
 
Tony没有坚持。他靠在她身边,她的脚抵在他的腿旁。他们离得很近,比分手之前远了一点点,就一点点。
 
他们各自喝着酒,保持着令人心安的沉默。过高的楼层隔绝了马路上大部分噪音,中午的阳光很好,落地窗的这一边明亮安逸,充足的暖气让人昏昏欲睡。
 
有那么一会儿,Tony放任自己的脑子计算一些毫无意义的公式(仅仅是因为它停不下来),接着Pepper坐起来开始穿鞋。她把空酒杯放在桌上,让他突然回想起那个下午。在他又一次死里逃生之后,她给他们各自倒了酒,然后他们的关系就此终结了。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他甚至听到酒杯相碰的声音都会心碎。不过现在好很多了,因为他知道她永远不会离他而去,即使是换了一种身份待在他身边。
 
“嘿,Pepper?”他在她起身的时候叫住她。
 
她站住了,她总会为他停留。
 
Tony仰头看着她,有酒精堵在他的嗓子里,“我让你做CEO不是仅仅因为我是个混蛋。”
 
他停了几秒,为了压抑某种疼痛,“我爱你,你知道的吧?”
 
她的表情软化了,他看到同样的情绪藏在她绿色的眼睛里。她将手臂环在他颈后,让他靠在她怀里。
 
Pepper低下头。一下,两下,她亲吻他的发顶。
 
“我知道。我也爱你。”她轻声细语,拨弄他的卷发,“Tony,圣诞快乐。”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Peter拿着一杯橙汁。他想哭。
 
“不行,你还没到法定年龄。”Tony不容分说地把红酒藏在身后,“这不是给你的,你只能选择喝什么类的果汁,或者汽水儿。”
 
“圣诞节啊,Mr. Stark。”他委屈地争取。
 
“复仇者的圣诞节,按规矩来。”
 
“真可怕。铁罐儿刚才是不是说了‘规矩’这个词?”Clint用完全不必要的音量指出,一边把火鸡放在餐桌上,“Thor,求你别偷吃。顺便拿三个盘子过来,小孩儿!”
 
Peter回了句“马上”,但他没有放弃。“我已经成年了,Mr.Stark。”他央求道。
 
“是的,你可以做爱,但你不能喝酒。”
 
“铁罐儿刚才是不是对一个孩子说了‘做爱’这个词?”
 
“是的,Mr. Barton。并且据我所知,这是不够得体——”仿真生命体的话被打断了,红发女孩戳了一下他,“Vision,别待在厨房,离盐袋远一点。我们去帮忙倒酒。”
 
“请带上我的这一份!”
 
“别听Peter的。”Natasha把意大利面盛出来,一边命令道,“今晚没有孩子能喝酒。Wanda也不行。”
 
Wanda吐了吐舌头,从Tony手里接过红酒。Peter的目光追随着那瓶昂贵的液体。
 
“我以为你是个按规矩来的孩子,Peter,我猜是Tony把你带坏的。”
 
“和Mr.Stark无关,博士。”男孩偷偷辩解。
 
“嗨Bruce,实验怎么样?”Tony迎上去,他的实验室好伙伴看上去很疲惫。他拍拍他的背。
 
Bruce用衣角擦了擦眼镜。“没有太大成就,”他温吞地说,“还有一个数据没出来,Friday通知我来吃饭。”
 
“嗯哼,”Tony轻松地揽着他,“不是所有理论都会实现。”
 
Banner博士微笑了。“谢了,Tony。你的算法还是给我了很大突破。”
 
“因为我是天才。惊喜吗?要不要给我个亲吻表达感谢?”
 
于是他们大笑着拥抱,在对方的脸颊上落下响亮的亲吻。
 
Peter转了转眼睛。
 
“嘿,Mr.Stark!”他叫道,“我不喝酒了,可以用一杯酒换你一个拥抱吗?”
 
“请你不要引诱一个孩子,Tony。”Bruce憋笑。但对方不以为然地摊了摊手:“魅力所在,羡慕不来的。”
 
Peter红着脸,但他坚持地用期待(乞求?)的眼神望着Tony。
 
“好吧,孩子。只是一个拥抱。来吧。”
 
男孩向前跨了一步,紧紧地抱上去。“圣诞快乐,Mr. Stark。”他贴着对方的脸祝福道,然后在拥抱结束时趁机亲了亲男人的下颚线。
 
“Peter Parker——”
 
“Peter!拿三个盘子来!我在这个队伍里还有没有地位了?”
 
“来了来了!”男孩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拿着橙汁,飞速冲出了厨房。
 
Tony半是气恼半是好笑地看着Peter被Clint教训,年轻人温热的气息还停留在下颚。
 
“圣诞节啊,Tony。”Natasha意味深长地笑,“就让他亲一下吧。”
 
圣诞树立在起居室,上面挂着彩色的灯和完全不必要的装饰品。复仇者们的圣诞晚餐就要开始了,Tony看了眼手表。
 
离圣诞节结束还有五个小时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晚上十一点的时候,Tony独自坐在餐桌边。
 
几米外的吧台上放着红酒和醒酒器。他用两只手指托着一个高脚杯,全神贯注地盯着平板电脑的屏幕。起居室很暗,酒柜的顶灯是唯一的光源。窗帘没拉,圣诞树在夜幕之前熠熠生辉。
 
Tony坐在这里,没有看除了酒和屏幕以外的任何地方。但他一直坐在这里。
 
十一点四十二分,电梯开合。脚步声只响了三下,接着是几秒的停顿。
 
“Tony。”那个人说。
 
他抬起头。
 
Steve Rogers穿着美国队长的制服,盾牌一如既往地背在身后。他的脸上有几处淤青,头发乱糟糟的。他看上去风尘仆仆。
 
“告诉我那不是你的血,队长。”
 
Steve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在潜行服的某一角,暗红色的血浸入深色制服。他盯了一会儿,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。“那不是我的血。”他如实回答。
 
Tony对此没有再发表任何疑问,他瞥了眼Stark pad好关掉它。“我以为你要凌晨才能回来。”他继续道,“至少在神盾局洗个澡什么的,你全身都是灰和火药味。”
 
Steve张开手臂看了看自己。“我本来打算在飞机上洗澡的,”他不好意思地解释,“可不小心睡着了。至于神盾局,我从没打算去那里。我只是想在圣诞节赶回来。”
 
Tony摊了摊手。你已经在这儿了,他的表情这么说。
 
是啊,我在这儿呢,Steve微笑着。他把盾牌斜靠在沙发边,拉开Tony对面的椅子,带着疲倦坐下。
 
“我以为会有场party,你知道,毕竟——你是你。”
 
Tony耸耸肩。“是啊,只不过今年大家都偏向于安安静静过节。”
 
他们沉默了一会儿。安静像是暖流,以一种令人舒适的方式缓慢流淌在他们之间。困倦开始入侵Steve的意识。他看着Tony,在昏暗的光线之下,那双眼睛的颜色变的深沉,他的表情平稳静谧。那件毛衣,橘色的,Steve半梦半醒地思考,他想不出另外一个人敢这么穿。只有Tony。
 
Tony坐在那儿,倦怠又优雅。这个认知让他心满意足。
 
“你在等我吗?”他几乎是呢喃着问出口,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。他马上清醒了。
 
幸运的是,Tony看上去没有被冒犯到。“换了个地方工作,”他用指尖敲击平板电脑,“在考虑能量盾的可行性。”
 
他没有回答那个问题。Steve因为这个发现小小地微笑了。他倾过身去够Tony的手,后者迷惑但顺从地把双手伸向他。
 
Steve捧着它们,近乎着迷地,仿佛在阅读一本书。上面有烧伤,他注意到。伤口很小,但新长出来的浅色的皮肤险些让他哽咽。
 
“你总是这么令人惊叹。”他低语。
 
“Steve?”Tony看上去完全听不懂他说的,不过他在笑。Steve很喜欢那种笑,那种下意识的、因为愉悦和温暖而出现的笑。
 
“现在几点了,Friday?”
 
“二十三点五十九分,Rogers队长。”电子女声降低了音量,“仍然是圣诞节。”她提醒道。
 
Tony注视着他。“圣诞快乐,Steve。”他带着困意说。
 
“圣诞快乐。”Steve低下头,亲吻那双手的手心,掌纹贴在他的唇上。
 
“谢谢你,Tony。”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
谢谢你,Tony。

评论

热度(8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