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CH

一场秋雨一场寒

北京入秋的雨终于落下了,黑瞎子把空车的牌子往上一翻,匆匆往家赶,到底还是着了一身雨。
屋里没人,张起灵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回来了。黑瞎子把钥匙随手扔到沙发上,湿衣服脱了也随便扔在地上。吸溜吸溜着鼻子一下趴在床上,就这么就着湿漉漉的身体睡了。
张起灵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个场景,窗帘被风吹的飞起,朦胧的月光照在黑瞎子拧着的眉头上。
黑瞎子睡的并不踏实,梦里他看见张起灵看着他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,转身离去。他的身影越来越远,自己却怎么伸手都抓不住。
张起灵脱掉外衣,坐在床边,身上还带着初秋的一点儿潮气。他把手放在黑瞎子的背上,轻轻的拍打着,小臂的肌肉有节奏的起伏,他的目光停在那人的睡脸上。
黑瞎子的梦变了个样,他和张起灵一起躺在床上接吻,他的手放在张起灵的背上胡乱的摸来摸去,张起灵的手放在他的脸颊摸着他的鬓角。他的嘴靠近自己的耳边,说,瞎子,我不会走。
黑瞎子的眉头终于舒展开,他找到那人的大腿,躺了上去,张起灵放开手给他拉了拉被子然后摸了摸他漂亮的眉骨。
黑瞎子呼出一口气,冬天就要来了啊。

评论(3)

热度(27)